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286链接不能》by奥托·詹

2006-08-31 17:11:27|  分类: ◇礼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EG)286链接不能!

otto Jan


“喂,油柑子!”现在是早晨,7:08,佩斯特一手抓着语文书,另一手拿着没吃完的月饼走到讲台上,“把语文作业收上来!”
他顶朵白花,白衬衫的扣子扣错了好几个,手表的表蒙有条裂纹。
才七点零八分啊。
“油柑子”尤甘妮尔略微抬起肥厚的眼皮看他,不过这个时候的观看往往无法超过下意识的层面——还没睡醒,她所作的行为是举起可爱的、长着肉刺的尾巴,砸砸后边同学的桌子,小姑娘的脸红扑扑的,似乎是在早起不怎么灵光的基础上叠加了食堂的酒心巧克力。
坐在龙族小女孩后面的是两个蓝色头发的男生,其中一个正在奋力抄写作业,另一个短头发的正在团纸球——似乎在准备开战。
佩斯特觉得这是个完美的早晨,他大大咧咧的走到教室左边宣布上课(现在是7:53),像个行家似的敲一只铅灰色箱子的顶部。
“286,起来干活了!”他这样喊。
讲台下面的小孩都发出不耐烦和嘲讽的声音。
“笨蛋刺刺!”团纸球的孩子站起来,把所有的纸球放在讲台上,“真没常识,把盒子敲破了286也不会睡醒的!”
“没礼貌呀……”抄作业的小孩细声细气的说,“让他敲,反正286不会坏,最后是亲爱的语文老师手指红肿、化脓,然后让紫色的脓水进入脑袋,等白花变紫,刺刺就要休眠……”
他的表情自始至终都凝滞在“专心作业”的可爱状态,只可惜那几句话说得实在令人不含而栗。
语文老师佩斯特·刺刺·卡克特斯决定以暴力手段对付胆敢用言语威胁他的、抄作业的小孩,他大步走到教室第三排,一脚踏住桌旁边的小板凳:“赛内利奥!抄什么呢!”
“我……”小男孩站起来,用空闲的第三对附肢(他接受了最顶级的器官移植)拢拢头发,“我……我……老师……”
还没说完呢,教室最后一排的墙角附近就传来了小女孩的怒吼:“疯刺刺!你敢欺负我哥!看我不……”
当!
教室的地板抖了三下。
哎哟!
小女孩前一排的黑头发小男孩摸着脑袋站了起来。
“艾斯特拉你要把我打死了……”站起来的小孩戴着班长的徽章,哭丧着脸看看自己的同学。
“你去把我哥救出来啊!”艾斯特拉现在蹦到桌上,抓住班长的长头发一通拉扯,“笨蛋阿修!快去快去!”
“凭什么啊……”阿修顶着满脑袋乱麻就走向刺刺老师,“老师!我!”
他举起黄色的小桌子——这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蠕动大赛第一名的华丽优雅蠕虫小拉拉之桌”——往刺刺那边丢过去。
在刺刺被击中的同时,阿修身边炸锅了,很有可能是“小拉拉”的学生本来好好的缠绕在艾斯特拉的小板凳(别问我为什么教室里有桌椅还要小板凳)上滑下来大声哀哭。当然刺刺也好不了,他被小桌子狠狠地砸中,额头泛起青绿色的血印,无暇顾及昏倒的塞内利奥(佩斯特老师本来想挡开桌子却一拳砸在赛内利奥额角)往外猛跑。
艾斯特拉愤怒的冲上去,给阿修来了个“背口袋”,他们的班长就这样昏瘫在地,被蠕动到一半的小拉拉紧紧缠住。
“你敢打我哥!”讲台上的小孩本来打算用自己上交的论文塞满286铅灰色的脑袋,看到混乱的课堂和昏倒的哥哥,一个嘴角向上一个嘴角向下,他抓起论文追打刺刺,口中喊着,“笨蛋赛内!!哼!再也不理你了!讨厌!”
艾斯特拉踩着拉拉和阿修也跑出去。
“下课了下课了!”
这就是YZ小学三年甲班正常一天的开始。
而这只是第一课。

YZ小学是沙凡安学院体系中最普通不过的教学单位,里面的孩子不算聪明绝顶,更不算活跃疯狂,看看教学楼就知道,它至少已经有200年的历史,绝对是中古建筑……没准还剩下200年的贷款没有付清。唯一先进的设备(同时也是它的董事长和负债人)就是那个铅灰色脑袋的286。
286零件出问题已经不是新闻,上到看门大爷,下到入学三小时的新学生,没有一个不知道286懒惰又破败,比起那些半中古教学楼里的286.1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老师的默许之下,所有YZ小学的孩子们都参与修理286,当然,这既包括越修越好,也包括越修越坏。
不过……没关系,反正每个月都有真正的修理工来看顾它。
顺便提醒一下,286有名字——纳塔
纳塔纳塔,纳塔纳塔。
“无论如何,听起来像青蛙叫。”外语老师焰夜这样说,他在食堂吃小馄饨,而数学老师维卡已经开始摩拳擦掌的准备上课。

现在是早晨9:35,教室里的孩子们哭丧着脸,小尤甘妮尔把大伙儿的作业都堆在讲台上,长满肉刺的尾巴抑郁的向左边拐出个直角,上堂课那个团纸球的小孩兴高采烈,坐在显示屏上(= =||||)等着,手里是大把的爆米花——天知道从哪儿弄的。
维卡进屋来就抱起作业丢给拿爆米花的小孩:“莱昂,我们换!”
小家伙二话没说,抱起作业跑回自己的位子,凳子不断挪动,离刚醒来不久的哥哥越来越近。
“今天大伙儿……”他笑眯眯的把袖子卷起来,孩子们脸色全变了。那些无法看出表情变化的也都做出与平日不相同的姿态,比如慕拉,也就是“蠕动大赛第一名的华丽优雅蠕虫小拉拉”,周身的颜色变成粉红和紫色间隔搭配的带状,这表明他在“愤怒而严肃的全神贯注”。
我们今天去天台的涂鸦板上画二十五个正二十边形。
慕拉的体色现在是粉红和翠绿的交杂。
今天的工作限时1小时。
话音刚结束,小学生们就敲敲桌面,等着看课本。
286讨厌纸张,所以他把所有的小桌子都做成自己的分支,上什么课程就演示什么内容,属于“蠕动大赛第一名的华丽优雅蠕虫小拉拉”的桌子掉了3大块油漆,摇摇晃晃的站着,这让事事追求“华丽优雅”的蠕虫感觉很不好,他蹭到所谓的副班长卡恩身边,挂在他的肩膀上,心满意足。
看着孩子们都静下来,维卡才放下嬉皮笑脸的表情走到286身边,真见鬼,怎么可能突然就不亮了呢。
事实正是如此,维卡从能源线开始检查,打开286的脑壳,把里面的语文课论文都掏出来,把里面的干玉米粒也掏出来,合上286的脑袋,拍拍他的头顶。
286亮起来,维卡松口气,大骂:“你这装神弄鬼的!”
(有几个小孩爬下椅子坐在桌子旁边的小板凳上,脸色苍白)
“我……我在哪儿?”纳塔的声音非常空洞。
“……你在这儿。”
“胡说……我的身体呢?”纳塔的声音现在不仅仅是空洞,现在几乎有些衰弱,“我不能链接……”
维卡拿着爆米花吃,听见他这么说立刻把爆米花喷出了8个鼻孔,伴随着纳塔有些衰弱的埋怨。
“帮我找到身体我才能链接。”他有些不高兴,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又睡过去,留下维卡发狠的嚼爆米花,嘎吱嘎吱。
“嗯,大家别去天台了,就在这里画……算了,下课。”

教室里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任何频率都被覆盖,整个教学楼可以岿然不动真是奇迹。
维卡回到食堂,点燃一根薄荷烟吞云吐雾,里面还加了大麻,味道奇特的很,焰夜仍在吃小馄饨,他是YZ小学最大的美食家,每个月的餐饮账单都能跟工资持平,还得搭上286的补贴,所幸焰夜工作效果极好,整个YZ小学最受欢迎的教师非他莫属。
给这位外语教师带来最大荣誉的还是1年前的教学挑战活动,整个沙凡安最顽劣的学生班都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纳塔的贷款减少了10年,这让他非常高兴。
话说回来那是纳塔第一次链接不能,学生们欢天喜地的跑到天台上,没有了气温控制,天台冰天雪地,电光闪闪,孩子们玩得尽兴,附加后果是一位老师的儿子被扯得四分五裂。佩斯特老师立刻僵直,陷入休眠,站在天台上充当三个月避雷针,学生都拿他当笑柄。

下一课不是他的,而是交给新任教师蒂亚,所谓的社会学礼仪课程,礼仪课程包括孩子们的午餐,所以蒂亚总是先吃个半饱才过去上课,即便如此他也还总是得吐着跑出课堂呢。
维卡对这位同事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恶意,他总是以一种观看五彩史莱姆的眼神来看这位新同事,“拜托您今天严厉些。”他深深的鞠躬,“我和其他人去找纳塔的躯干,别让孩子们上天台和地下室。”
“他们为什么会去那些地方呢……?”刚工作三个月的蒂亚就算是被尤甘妮尔亲手塞进干冰槽也仍然相信第二天充满美好,他打算继续自己的爱心教育,当然……这些可爱的宝贝最好不要去天台和地下室。
跨进教室的第一步就意味着窒息,蒂亚每周都要说服自己两次不要把事物和胃液的混合体喷出气门,原因当然是最好学的学生慕拉。
慕拉不怎么挑剔,但在蒂亚老师的课堂上,他最喜欢盘踞的地方就是“蒂亚蒂亚”老师的头顶。
“我最喜欢蒂亚!蒂亚老师高贵华丽又柔软!老师今天跟我们玩什么?怎么在气门栽种小葡萄??还是在卡加的胳膊上镶嵌水果软糖?”
蒂亚想都没想就摘下头顶的慕拉,给他软丢丢的黄色身体打死结,扔在纳塔的分身顶上任由慕拉“呜呜咿咿”,哭闹不止。
他接下来要跟孩子们复习“sweatie”、“honey”、“darling”、“小冤家”、“要死的”、“心肝”等几个词语的使用,包括相关的肢体语言。
他布置好一切,学生们早就组成好几个小组热火朝天的练习,那位慕拉,被公认为大姐头的文体委员梅利亚德抓住触角捆成一团。
“蒂亚老师”梅利亚德晃动着三对银白色的小翅膀笑眯眯的举起所有的手。
她决心给自己濒临不及格的礼仪课画上圆满的句号,抓起慕拉的触角:
“要死的拉拉!我拉!”——一只手抓住触角,一只手抓住尾巴,另一只手顶住脖子,小慕拉的皮肤变成了感受到痛苦和危险的钴蓝,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
蒂亚得意的狂笑,说:“这个,缠绕的烈度和把握的烈度都有些过分,不过不错!优秀,下一个词,梅利亚德同学!”
“Sweatie 蒂亚!要抱抱!”梅利亚德乖乖洗手,把半死不活的虫子同学扔给副班长卡恩。卡恩是除了阿修之外班里最乖的小孩,由于特别的基因引导,他比别人乐天10倍,有耐心20倍,公认为未来大型学校的主持人。
蒂亚高兴的抱起小天使,她白白的脸上凝固着一成不变的微笑,小牙齿碧绿透明——这说明她情绪高涨,捕食反射很快就会触发。
礼仪课教师紧走几步,把学生送到教室一角的白色小屋子里,关上门,其他小孩好奇而紧张的看着那个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方块儿,都知道下面发生的节目。
白方块儿里养着活的低等虫类,按说算是慕拉的远亲,这群可怜物品的唯一生存目的就是在礼仪课上牺牲,于是漂亮的蓝色血液很快就给白色方块儿涂上了漂亮的写意画,等到梅利亚德出来的时候,也到了午餐时间。
蒂亚领着三年甲班的队伍走向食堂,他抓着梅利亚德的翅膀,梅利亚德抓着艾斯特拉的头发,艾斯特拉抓着阿修,阿修和卡恩走在一块儿,塞内利奥抱着弟弟,他弟弟哭着(刚才有个小孩叫他小冤家还狠狠地用小板凳砸他的脚)摸小龙的尾巴,吵着要和佩斯特老师决一死战。
尤甘妮尔觉得有些气闷,她一点儿也不饿,却还得陪其他小朋友去食堂坐着,天台是个多好的地方,她想,最好纳塔先生撤除天气维持系统,闪电和大雨对龙的身体有好处!妈妈和阿姨说的。
于是尤甘妮尔就跟老师说我不要吃饭,蒂亚也知道这个脾气执拗的小龙决不会听话,他点头放走小龙,却没发现拉着龙尾巴的莱昂和抱着莱昂的赛内利奥。

这会儿,维卡、焰夜跟佩斯特整顶风冒雪的在每间屋子里查找纳塔的身体,他们确信,纳塔打算给他们一次恶劣的惊喜。
“消极怠工!”佩斯特咬着小黄瓜,额头上放着冰袋。
“我的小馄饨!该死的佩斯特!”焰夜穿着大红色防寒服,手里拿着筷子,上面挂着三根冻冰的面条。
他们看看落在最后的维卡,他的脸覆盖了一层黑色的甲壳,连狭小的眼线都看不到,这家伙依靠自己的腕足探路,所以可想而知——那粗壮肥厚的腕足得有多长。总之他们把天台的下水道搜了个遍,佩斯特被逼迫着爬瞭望台,尽管纳塔决不会自讨苦吃的把身体丢在那儿。焰夜的嘴角浮起会心的微笑,在上面趴着吧,他想。
这美梦没做几分钟,维卡就用腕足敲敲冰面条,示意他往回走,焰夜想想也好,他们回到天台大门的时候,佩斯特就不会娇滴滴的呆在上面不下来。
刚走回天台入口,佩斯特就哇哇的大喊大叫:“尤甘妮尔,莱昂,赛内利奥你们三个要死不活的小该死给我听着!”
风大的可怕,把佩斯特嘶哑的声音挤压扭曲,显得十分怪异,即便如此,“小该死”那三个字还是足以把所有在场教师吓得心惊肉跳。维卡当时就气得要昏倒,被焰夜狠狠地在腕足上跺了几脚。
“先把小混蛋们抓回去再说!”
尤甘妮尔正玩的高兴,大声的笑着(龙类的笑声),尾巴上的肉刺变硬竖起,害的莱昂手上出现几个血窟窿,她哭得更厉害,小身体扭来扭去,赛内利奥得用上所有的附肢才能抱住他,长头发男孩有些困难的站在暴风里,带着哭腔命令小龙跟他回去,谁也没有注意天台上竟然有老师。
所以佩斯特狞笑着突然出现在赛内利奥面前的时候,他差点把莱昂丢进海里,什么微笑的表情也统统去见鬼。再看尤甘妮尔,红扑扑的脸登时变回本色,银亮银亮,就好像突然化成镜子。
三个学生垂头丧气的被老师们带回室内,莱昂心不甘情不愿,在佩斯特的狂笑声中去医务室,据说那个神仙般的大夫夏尔是纳塔的亲信,每天要诅咒欺负286脑袋的人800次。

现在蒂亚老师面临着丢工作的危险,维卡、焰夜还有其他的老师们都围攻他,除了慕拉和梅利亚德眼泪汪汪的大叫“不准欺压HONEY 蒂亚”之外,所有的学生都探测到老师们如火山的怒气,低头猛吃矿物食品颗粒,不敢抬头。佩斯特踩着锅盖大声怒骂,要求大夫夏尔把孩子们禁闭在食堂不准出门,其他的人——包括玩忽职守的蒂亚一起去寻找纳塔。

对于人见人怕的夏尔大夫来说,把学生禁闭在食堂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但很快他就没了耐性,把所有的事务交待给透明身体的厨师奥托,自己坐在食堂外面的地板上划拉天书。
“奥托!听说286丢了!”无聊吃饭的卡恩举起手,“我想吃仙人掌凉菜!”
“咣”!因为286链接不能而损失了200斤矿物食品原料的奥托正在气头上,想都没想就把他抓进锅里:“要么给我刷锅!要么用你做蛋糕!”
“哇!”不等卡恩大声抗议,慕拉就率先哭了起来,紧接着梅利亚德也放开了嗓子,更别提嗓门最大的缇纳西斯和喜欢热闹的奥维尔,食堂里的全频率小合唱一开场,奥托就滑进储备间,取出属于他的“杀手锏”。
也许万试万灵的东西也有个极限,也许奥托今天的RP确实不好,他拿出橙红色蒸汽喷管的时候小孩子们高兴的发一声喊:“我们给286做新身体吧!”
真想不出那些小崽子会给286做什么身体,如果麻糖、铅丝和玻璃碎片都能让286恢复链接,也没什么不好。
亮晶晶甜丝丝的纳塔,可爱。
奥托自顾自的思考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所有的“敌人”推进了半开门的冰库。夏尔在外面唱歌,带着装饰音的小曲子一唱三颤,本来就打算上房揭瓦的学生们更加癫狂。
阿修在艾斯特拉的威逼下拿黄铜三足大锅和30磅昆虫精,蒂沙珐抓着塔多尼亚,两人抢来所有山楂,梅利亚德找肥皂,赛内利奥抓着两把椅子,莱昂抱着哥哥的胳膊用铅丝捆刀叉。
很快餐厅的桌子上就出来一个没有脑袋的人形,软丢丢的,香气四溢,不过没人动口。
奥托好不容易从恼火中摆脱,冰库是他最讨厌的地方,除了干冰和无法破碎的矿物染色剂什么(吃的)也没有,与其自己想办法跑出冰库不如设定华丽的惩罚计划,冰库有三个门,无论搜查哪个大门,维卡和焰夜总会过来。
现在问题该越来越严重才是,不仅天台没有天气控制,随着286的罢工,很快,学校会断绝能源,在海洋上失去方向,被卷进暴风的漩涡不断旋转(不会淹没),成为巨大的陀螺,最后,所有的东西都会搅和得黏糊糊,分不出这里是慕拉的尾巴或者那里是蒂亚老师的眼珠。
他听见食堂里传来兴奋的歌声,似乎还有舞蹈,地板微微抖动,真不知道夏尔那个白吃在门外画什么,食堂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难道就不管?
干脆冬眠好了,我已经200年没有参与疯狂的事件,热闹聚会简直就是要命。
奥托自暴自弃的咕咕哝哝,很快就变成青金石的状态——陷入长期睡眠。

话说这会儿维卡、刺刺和焰夜也已经搜遍了天台和地下室,各个教室没有报告说发现了伟大的纳塔的任何一块残骸,于是剩下的方就只有冰库。
“莫非是奥托把纳塔?”
“他有那么无聊的话,第一个塞的就是你。”焰夜想起美味小馄饨,怨恨得不得了。
“敢!用刺刺把它捅成蜂窝煤!”
“蜂窝煤是什么?”维卡好奇的伸出黑色腕足,给佩斯特整了整头顶的小花,“歪了。”
“疼死啦!”佩斯特咬牙切齿,“那不是发夹!长在上面的!长——在——上——面——的!!”
“好吧好吧,”维卡不置可否的看着红头发焰夜,后者正在用奇特的外语怒骂“##……谔谔344^@@”。
刚走进冰库他们就发现了巨大的青金石奥托,要把它搬走真不容易。
……为什么要把它搬走?
青金石下面伸出一只胳膊,胳膊的主人自然是纳塔。

“真累。”
三天以后,纳塔一边用高级清洁剂擦拭厨房的桌子一边有气无力的哼唧,自从他被唤醒以来就承担了所有的清扫任务,奥托还在休眠,大概再过几周才能醒来。现在学生们都高高兴兴的在天台上画正20边形,焰夜老师啃咬着矿物颗粒看外语书,蒂亚被扣了三个月工资,现在只能靠额外的厨师工作挣取外快,否则会被活活饿死在小学。
小祸害们做的那个全新的纳塔的身体在纳塔醒过来之后就被分餐,蒂沙珐贪吃山楂,结果拉肚子拉到快汽化。
“天哪,我的小馄饨。”焰夜满怀希望的看着时钟上的数字,“维卡,你要不要这种味道鲜美的‘混沌之海’小螯虾?尤甘妮尔学会潜水了。”
“天啦,天啦,我宁可不要她在那种场合学会潜水。”维卡拿过银色的餐盘,几只翠绿色甲壳生物悲哀而无助的爬来爬去。
“286……你干嘛要呆在冰库里面。”佩斯特·刺·卡克特斯嚼着棕红色的纤维营养素(把它们想象为红烩牛排)。
“……奥托说冬眠的滋味很好,我想试试看,如此而已。”无辜的高级人工智能挥舞着抹布,“可惜什么都感觉不到,没有梦,倒是刚刚醒来的时候让我感觉陷入了新奇的梦幻世界(那些孩子举着纳塔的新身体在厨房游行),下次继续!”
“哦……纳塔……”整个教学楼跟着老师们一起,大声悲鸣。
很显然,这次的链接不能,不过是黑暗未来N+N(N>0)中前面那个最微不足道的基数哟。

end

简单说一下YZ小学的人员情况

董事长+负债人:纳塔(286)
语文老师:佩斯特·刺刺·卡克特斯,脾气暴躁
外语老师:焰夜,喜欢吃小馄饨
数学老师:维卡,学生都害怕的老师,本体类似于大章鱼
礼仪老师:蒂亚,慕拉最喜欢的老师,实习生,被扣了好几个月的工资,现在正在厨房打工
夏尔:校医。跟纳塔关系密切,对欺负纳塔的人怀有深深的怨怒。
厨师:奥托·詹,果冻状的软体厨师,可以冬眠,善于制作小馄饨和各种美食,讨厌冰库

三年甲班同学:
莱昂:赛内利奥的弟弟,总是粘着哥哥,还闹小别扭
赛内利奥:莱昂的哥哥,学习优秀,从不捣乱,接受了最顶级的器官移植,连带自己的胳膊,一共有8条上肢。
尤甘妮尔:龙族小女孩,负责收作业
阿修(班长):老好人,被艾斯特拉欺负
卡恩(副班长):脾气超级好的软包子
艾斯特拉:阿修的克星,赛内利奥和莱昂的妹妹,对自己的哥哥们倍加爱护
梅利亚德:慕拉的克星,食虫族
慕拉:虫族,最喜欢趴蒂亚老师的脑袋
蒂沙珐:喜爱糖葫芦的同学
塔多尼亚:蒂沙珐的帮凶
缇纳希司:嗓门浩大的可爱宝宝
奥维尔·安格斯:极端活跃的调皮鬼

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