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神迹]《白色伤痕》上

2006-08-31 16:40:47|  分类: ◇自主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迹]给雷恩的生日贺……对不起,一直没能完成。

———————————————————————

在也许是春天最后一场落雪之际,她第一次见到那个人。金色的发被打湿了,水珠不断地落下,但他只是静静地伫立在树下,看起来就好象……幽灵一般。
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面无表情比哭泣的脸会更让人觉得悲伤。

轻敲了三下,听到门后传来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黑发女骇推开了门,就看到靠在壁炉前的男子拿下覆在脸上的书。见到是她后,原本漠然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真稀奇,你今日居然也会敲门了。”
“你说什么?”茉萧撅起红唇,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没什么^^b”雷恩站起来,将壁炉前的位置让出给她,一边问:“外面还在下雪吗?”
“恩。也不知是几月了还在下,真讨厌。”
“今年是比往年冷些。要喝杯热可可吗?”
“好啊!”
茉萧双手搭在膝上,微侧着头看着雷恩的背影。不知何时起他们已相处得如此自然,宛如真正的兄妹般……
一定是,雷恩在心中已经完全把自己当做妹妹了吧……想到这里,她的微笑里多了一丝寂寞。但她随即甩了甩头,将贪心的想法压下。
(现在这样就好了……)
“来,你的热可可。”
“恩,谢谢!”
“好喝吗?^__^”
“一般般啦。”
“……没有虫子的味道?”
喷……“你什么意思?!”
“开玩笑的…………痛!快住手,我真的是开玩笑啦!”
“哼哼……”
(就像现在这样……我现在……很幸福,不是吗?)

“喀”的一声,一截树枝掉了下来。他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只望见漆黑的天空中白色雪花不断地飘落。
春天下的雪并不会积存,只是静静地落下。那些尚未落地就融化消失、不留痕迹的雪,它们的心情,没有人可以了解。
「你也是一样吗…麦文……」
他闭上了眼,喃喃地开口。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就好象已经在心中问了千百遍般。
而回答他的,只有迟迟不停的细雪。

“好!决定了——今晚就吃热腾腾的火锅!^__^”
“是、是、是!”
买好了煮火锅要的材料,茉萧心情大好地快步走在大街上。
(只有两个人而已,有必要买这么多吗?)雷恩大大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她大小姐后面。不过既然对方自愿掌厨,他这个只负责吃的人当然就没资格抱怨了。
正想着,却发现前面的女骇已经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他还在耶……”
“什么还在?”雷恩眨眨眼,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就是那个人。”茉萧指了指站在对街树下的金发男子,“昨天早上我经过时他就站在那里了。该不会,从那时起就一起在吧||||||||”
“不会吧?”顺着女骇指的方向看去,雷恩瞬间睁大了眼——“他是……?!”
“咦?你认识他……雷恩!”
雷恩像是没听到女骇的声音,径直飞快地跑到那名男子面前——“真的是你,帕格尼!”
“……?”
看清向他搭话之人的脸,帕格尼显得有些意外:“雷恩?”
“你还记得我?”
“当然。”他有礼地欠了欠身,“好久不见。”
“啊啊,好久不见——不是啦!你在这里做什么?”
帕格尼转开头,看向飘落不停地雪,淡淡道:“我来赴约。有人约了我,在这里见面。不见……不散。”
“那你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啊||||||”茉萧满脸黑线地问。(原来是在等人……那昨天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感觉……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不管怎样,反正都遇见了,不如先去我家坐坐吧。”雷恩晃了晃手中的东西,“我们买得太多,正烦恼着吃不完呢。”

“需要添佐料吗?”
“啊,我自己来就好……”
“啊~这种的,味道很不错哦!”
“是吗。”
“我来给你斟酒吧^___^”
“呃……谢谢。”
看着黑发女骇赖在对面不停地放送微笑,雷恩忍不住说:“我说,你也太殷勤了点吧?”
茉萧回瞟他一眼,笑眯眯地回答:“怎么,你嫉妒啦?”
“谁会啊!”雷恩没好气地说,然后举起了酒杯,“别管她了,帕格尼,我们再喝一杯!”
……
“你们聊吧,我来收拾。”酒过饭后,茉萧微笑地站起身,将桌上的残羹快速收拾好,往厨房去了。
望了眼她的背影,帕格尼轻轻道:“很好的女骇子……你真幸福。”
雷恩摆了摆手:“是我妹妹啦。她好象很喜欢你,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如果是你的话,我可是很放心的喔。”
“……你要把她,交给像我这样的男人?”
一瞬间,帕格尼似乎在冷笑。那是,认识的人都以为绝不会出现在他脸上,也绝对不适合他的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