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神迹]《悲伤的预感》

2006-08-31 16:40:04|  分类: ◇自主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迹]给岚落的文。难得尝试这种华丽飘渺的风格……不过叙述情节的部分就有点顾不上了OTZ

恩,灵感来自同名的歌曲。

———————————————————————

「第一个夜晚
小石从何处落到世界上」

歌声。
她听到有人在何处轻吟浅唱,慢慢地低回。既非男,也非女,柔柔的嗓音、浅浅的絮语,诱惑着她前往。
不去……不行……
不去的话……
“晚上好,小姐。一个人吗?”
温柔的男中音蓦地自身后响起,她下意识地回头,正好撞进那双澄绿的眸中。
她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惊觉刺骨的凉意自脚裸一直蔓延到腰际……
“啊……”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景象,是越过那人金色的发际,所望见的寂空、辉月。

「第二个夜晚
小石的孩子用手描绘着华尔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云雀将天空渡回大地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后,从远远的天空到一切的大地,传回来的只有寂静无声。
她舒展了四肢,躺在松软的海滩上,任黑色蕾丝裙下赤着的双足被时而涌至的海浪浸湿、退下,复又浸上。
眼前是满满的寂蓝天空,脑海里没来由地想起了那个云雀的传说。
至死也不肯发出一声悲鸣的云雀,只愿永恒歌唱的云雀,消失到哪里去了?
它把天空……藏到了大地的哪里?
……真是毫无意义的幻想。
…………可是也没什么不好呀……
于是她继续沉浸在无边际的幻想里,直到一缕金色映入眼底,映着来人浅浅的笑——
“好大的充气娃娃呦~”

「第三个夜晚
华尔兹的孩子用波浪拍打世界」

金发的男子曲膝坐在她身边,白色的衬衣随着风翻飞。她悄悄地伸手,纤细的指尖在触到那缕金色的瞬间,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男子似乎未有所觉,只是微笑地问:“你的……名字?”
“……娃娃。”她慢慢地眨了一下眼,如同真正的充气娃娃。
“娃娃,你的主人呢?”
“主人……去哪里了……不知道……”
“你在等他?”
“恩……”
“乖孩子。”他又轻轻地笑了,一缕金发随着笑软软地垂到前额。
还是好想碰碰看……明明是跟自己一样的金发,为什么……这个人的发上会有光芒……就好像……就好像……
她皱起了好看的眉,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
……对了,就好像主人带她去人界看雪的那一次,细细地洒在初雪上的温暖光芒。
主人告诉过她,那抹温度的名字叫做——
阳光……
但主人还说过,阳光是……不会在魔界存在的东西。

「第四个夜晚
波浪之子在岸边举起浪花」

一成不变的漆黑暗海。
一成不变的寂蓝天空。
她还是穿着漂亮的蕾丝裙,光裸着双脚躺在岸边,伸出十指试图描绘出星星的形状。
听说越过身前这一片漆黑的海洋,可以到达神族的美丽仙境。那么越过眼前这幕广漠的星空,又会是怎样一个世界?
“这个么……”他用手指轻触了触额,然后微笑了,“我想不管是怎样的世界,一定会有非常美丽的月光吧?”
“……为什么?”
“因为……无论天界、魔界,还是人界,只有月亮是永恒存在的……”只有月亮……虽然无法照亮大地,却始终守在身旁。
“啊……”
在十指交叉的缝隙间,她看到了自云后缓缓浮现的银色之轮。
“月亮出来了……”

「第五个夜晚
浪花的碎片不停地敲打着世界」

“你的主人还没有回来吗?”
“嗯……娃娃在这里……等主人回来……”
“要是他不回来了呢?”
不回来了?她偏了偏头:“娃娃会一直等……等到回来为止。”
“呵……那我可就伤脑筋了。”
她看见他又笑了,她想问他为什么伤脑筋,还想问他既然伤脑筋为什么还要笑……但又不是很想问。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歌声,若有似无的,飘荡在海面上。
“你听得到吗……歌声……”
“是海妖在唱歌。”他站起来,朝她伸出手,“小姐,愿意与我共舞一曲吗?”
呆了一呆,她也开心地笑了起来——“好呀。”
他们在沙滩上踩起了步子,天空与大地都旋转,海浪拍打在脚上,溅起凉凉的水花。

「第六个夜晚
以此为记号旅人们聚集在一起」

“回家吧。你该回去了。”
尽兴的一曲后,他拾起自己的鞋,对她说。
她再次怔住了——“……为什么?”
望了眼天空,他说:“明天就是满月,这里很快就会被潮水淹没了。”
  “可是……我要等主人……”
  “不行,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他与之前迥异的命令口吻让她有些生气:“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这里又不是……只属于你的地方!”
  “你错了。”他冷冰冰的回答,“虽然称不上是我的地方,但我答应过一个人,要替他守护这里。为此,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她看着他一边说,一边向她缓缓抬起手,在她额际轻轻一点。她顿时眼前一片漆黑,软软地倒了下去。
  他低下头,看着躺在脚边的女孩,一向碧澈的眸子此时却像蒙上了一层蕴霭,轻轻道:“对不起,利用了你。”
  一道黑影自他身后无声无息地出现,发出的声音更如坚冰般冷硬:“阁下,陷阱已全部布置完毕,就等明天。”
  “我知道了。”
  “这个女孩要处理掉吗?”
  他猛然一惊——“不用了!她什么都没发现……把她送回去吧。”
“是。”
黑影将女孩带走后,他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海浪中,眼中映照出的是海天之际的明月。
“明天就是……满月……”

「第七个夜晚
轻飘飘的船飞上蓝天」

这里……是……哪里……
她缓缓地睁开眼,视野里的景象模模糊糊却又觉得无比熟悉。
“……!”
猛然坐起身,环顾着四周。
这里不就是……主人的家吗?
为什么……那个人……
她抓住床沿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去。
守护什么的……她不懂,她只知道……跟主人约好了,要在那片美丽的细海岸等他回来……!

不知花了比平常多几倍的时间,赤着的双脚已经渗出了血,她终于走到了那处海岸,然而,入目的景象却让她惊呆了——
原本细软的沙滩被魔法轰得满目疮痍,潮红的海水一直涨到了悬崖这边,海面上飘满了船的残骸与人的尸体,流出的鲜血将视野所能及的整个海域染得通红。
她不由地后退几步,用手捂住了嘴,不想自己发出难听的叫声来。但这个举动还是惊动了附近的人,一名残存的神族士兵发现了她,想也不想举起枪就朝她刺过来!
“啊——!”
她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下意识地闭上眼,但疼痛并没有如预期般袭来。她睁开眼,就看到那名袭击她的神族已倒在了地上,站在她面前的是那个有着她曾经很喜欢的金发的男子。俊朗的面庞沾染上了鲜血,仿佛有些阳光温度的感觉已经不见了……现在这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冷冽而陌生的气息。
主人没有说错……阳光是……不会存在于魔界的东西。
拭去脸上的血迹,他冷冷地说:“我说过,满月之夜不可以接近这里的吧?”
她低下了头:“这就是你说的……守护……吗?”
不待他回答,她飞快地转身,拖着一双疼痛的脚跑走了。
对不起……主人……跟你的约定……不能实现了……

(这就是你说的守护吗?)
“……啊啊。”他低低地回答,虽是肯定的答案却感到无比沉重。
“上司大人,战斗已经全部结束了。”蓝发男子走近他身边,用一贯温和的声音道,“接下来交给后勤部的人就好,请您回去休息吧。”
他点点头,抬头望向这片曾经平静,如今却充斥着血腥味的海岸。整备班已经在清扫战场,伤亡人员被小心翼翼地抬到医护船上。海潮渐渐地退了一些,露出搁浅在海滩上的残破船身。
只有远远的天海之际,一轮银色满月缓缓升起,照亮了整个赤血的战场。
“……没有阳光呢。明明是清晨不是吗?”
“您在说什么呀,上司大人。魔界是不会有阳光的。”

「第八个清晨
歌从何处飘入耳帘
在崭新的天空中回响着
包含一切的歌曲」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