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大陆]《冬霜》

2006-08-31 16:38:35|  分类: ◇自主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光辉日比武竞技作品。虽然最终没能晋级,不过自己还挺喜欢的。很快就要跟京这个难得稳重的角色告别了,多少有点惋惜……[那几个因为没写完所以一直没帖的坑怎么办呢……死]

———————————————————————

这是一把有着黯蓝色剑鞘的东方式长剑。
比一般的剑略长,剑鞘上刻有精致的雕纹,虽然没有镶嵌宝石,但明眼人还是可以一眼看出剑的价值。
现在这把剑被它的主人搭在怀里,仿佛安抚似的轻轻抚着。有人打量起它的主人——一个淡黄色头发、身材不算高大的年轻人。眼睛以下脸部被与发带同材质的布条紧紧覆盖住,看不见他的表情。
——不像个棘手人物。
观察者下了如上评语,然后转开了视线。

曲膝坐在选手休息室不起眼的角落,感觉不断有视线投向这边不到几秒又离开,康斯坦京微微笑了。
时间是自由历3023年11月14曰,苏尔古特光辉曰比武竞技赛的候场。
他现在正是以一名普通选手的身份待在这里。蒙面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这是苏国的公开盛典,以他的身份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不小,到时就麻烦了。
不过京也不只是因为好玩才参加的这场他国盛会就是了。
怀里的剑传来微不可察的振动,康斯坦京握住剑柄,低声道:“你也感觉到了吗,‘东云’。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附近,对吗?”
东云发出“铮铮”的微小声音,仿佛在回应他的话语。
蓦得竞技场内爆出轰然的喝彩声,随后是雷鸣般的鼓掌欢呼,声音大得连选手室也似要被震翻了。
结束了吗。马上该到我了吧?
康斯坦京刚这么想,主持人科恩·霍斯雄厚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下一场对战的勇士:十三号选手京与二十号选手雷·泽·纳巴尔!”

站在宽广的竞技场上,周围狂热的呐喊叫嚣声全当做没听见,康斯坦京只是默默地打量着自己的对手。
跟他一样年轻……不,应该比他年纪更小些,黑发、脸色苍白的少年。使用的是左手剑。
看起来不像个剑士,倒像个魔法师。对方有可能跟自己一样是魔法剑士,京心中如此猜测。当然,不是最好。
与此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不过与其说打量,倒不如用“注视”来形容更贴切。少年剑士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即使蒙了一层面罩,康斯坦京仍然觉得自己的脸像被冰针扎到似的刺人。
看样子双方都没有说一两句阵前宣言之类的习惯,康斯坦京看向主持人科恩,示意他宣布比赛开始,同时抬起双手,缓缓拔出了剑。
就在东云黑色的剑刃出鞘的一刹那,黑发少年的眼神蓦地变了!
“等等!”他开口了,声音仍然是冷邦邦的——“你的剑,是从哪里得来的?”
康斯坦京挑了挑眉:“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如果我打败你,这把剑可以让给我吗?”
“不可以。”有趣,这小子似乎知道“东云”的什么事?康斯坦京露出有些狡猾的微笑——当然隔着面罩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如果你能杀了我,这把剑就是你的了。”
主持人科恩·霍斯皱起了眉,对他做出如此危险的挑衅行为投以警告的目光。京耸了耸肩,名为“纳巴尔”的少年则低下了头——“我明白了……”
“了”字刚出口,少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野中,康斯坦京几乎是下意识地反手回挡,幸而对方的力道不算大,堪堪挡住这来自背后的一击;但京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回击,对方已绕到他身前, 一刹那只接触到他冰冷的眼神,刺痛随即传来——右手臂挨了一剑。
速度型!
康斯坦京心中立时下了判断。所谓速度型就是,因为先天体质等原因,无法克服力量上的弱项,干脆完全放弃,改而追求纯粹的速度,对对手施以毫无间隔的连续攻击,配合技巧常常能让对手陷入无法还击的苦境。
破解这种类型的方法也有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吃准对方攻击力不强,因此只要护住致命部位,挨个几剑也无妨——在此期间如果能抓到对方瞬间露出的破绽回以致命一击,战斗就可以立刻宣告结束。
回想以上理论只不过几秒的时间,而康斯坦京已经接下了少年连续十招以上的攻击,并且至今仍未找到反击的机会。这小子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又一次双剑交击在一起,当康斯坦京试图施加力道压制对方时对方却已经飞快地抽剑退开,追击的话反而立即会被他逮到下一轮连续攻击的机会。
康斯坦京定了定神,,突然出声道:“你叫……纳巴尔是吧?你很厉害哦。”
纳巴尔一怔,这家伙打算认输了吗?
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那个人的下一句是——“不过我也该让你见识下我的厉害了~”
话尾消失的同时康斯坦京人也消失了。
纳巴尔天生一百八十度的视角让他不用转头看也知道对方不在左边也不在右边。
上面!
他想也不想立即举剑格挡,并且悄悄握紧了剑柄的某个部分……

其实对付速度型的轻剑士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只要比对方更快就行了!
所以康斯坦京刚才暗中使用了风系的瞬移,一眨眼就出现在黑发剑士上方的位置,注入最大力道朝纳巴尔劈了下去!
“铮!”
两把剑的交击首次发出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并溅出零星的火花。露出惊讶表情的却是康斯坦京,对方回击的力道震得他差点握不住剑。
一个轻纵跃回地面,他微微皱起了眉。
刚刚是……?
这家伙的力道应该没那么大,况且方才是己方自上空顺势斩下,怎么想也该是他占优势,为什么一瞬间力道被弹开了?
等等……弹开?
来不及细想,纳巴尔已经发起了追击,又是一串毫无空隙的连刺招式!
这样一来康斯坦京又回到最初的劣势局面了。而且照这样下去,一旦京丧失耐心而露出破绽,落败几可预见。
纳巴尔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更不放松攻击。华丽的剑招如同秋风里的落叶,看似疏散,实则细密地滴水不漏,连续且快速地封住对方每一线生机。
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下,疲于应付的康斯坦京终于露出了致命的空档!
纳巴尔眼中光芒暴涨,他当然不会放过这转瞬即逝的绝好机会。手中长剑一抖,毫不犹豫地往对方疏于防守的颈部刺了过去!
他当然也注意到对方的剑也直逼自己的左胸,不过没关系,从双方的攻速和距离判断,先中剑的绝对不是自己……呃?!
突然地,一副奇异的情景出现在了观众面前。他们看到黑发剑士的细剑离金发剑士的脖子已不到一公分,而金发剑士的黑刃长剑也只距离对手的胸膛两公分左右。
然而他们谁也没再往前刺进,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
人们互相看着,却也只看到对方同样疑惑的脸。只有少数人看出了其中端倪,唇边不约而同地泛起一丝玩味的笑。

又几秒钟过去了。
一滴冷汗从少年剑士额上滴落,然后他听到对手从容不迫的声音——“认输?还是让我杀了你?”
“……这是什么?”纳巴尔不甘心地瞪向他。明明剑尖离自己还有足足两公分的距离,这种被利刃抵住的强烈寒意到底是什么?
“风刃。简单说来就是加入风魔法让剑变长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大家都玩了一招阴的,算扯平了。”
“我认输。”少年很干脆地放弃了,朝一旁的主持人科恩·霍斯点点头,第二军团长立即扬声道:“比赛结束!胜利者是来自克国的剑士——京!”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他们还是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心有不甘,还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但不管怎样,这场比试总算平安结束了。
“呼!”纳巴尔以剑支地,有些无力地跪了下来。刚才的比试对一向体力不佳的他来说已经超支了,只是到放松的这一刻才察觉到。算了,本来就只想试试自己的实力,不过现在看来自己还不能够独挡一面啊……
康斯坦京拉下面罩,朝少年伸出了手。面对少年愕然的目光,他笑了起来:“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我们可以聊聊‘东云’的事。”
“你要把它送给我吗?”
“不,你想太多了。”
于是大家看到这两个几分钟前还进行着生死殊战的对手此刻却像兄弟般搭着肩走出了赛场。热血友情的产生?不,你想太多了。

——因为作者废柴而必须补充的说明分割线~~——
魔法剑士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像康斯坦京这样同时修习武技跟魔法的剑士,也就是所谓的魔武双修;另一种则是指不会魔法,但使用魔法剑的剑士。纳巴尔使用的正是被称之为“大地之剑”的魔法剑,在剑上形成一个小型的重力场,效果是力量数倍加成,不过发动的几率不是很高。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