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大陆]《旅行,归来》

2006-08-31 16:37:48|  分类: ◇自主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潜水归来的纪念文。开头跟结尾很用心,中间开始不耐烦,结果处理地马虎了……有点遗憾。

———————————————————————

一年之中,总有几天时间,可以让人感到某种明显的变化.
平野里飘来的麦香,掉落肩头的嫩黄叶子,溪水拍打在脸颊上的冰凉......不知不觉中,时间的燕子掠过了耀眼曰光和仿佛永无止境蝉鸣的盛夏,只在天空的尽头挥洒下上个季节里的最后一抹蔚蓝.
从上次离开布里斯特至今,已经过了整整四个月.当京意识到这一点时,离他向父王承诺过的外出期限只剩下短短的四天.而这个时候他还远在弗雷德一个叫做布鲁顿的边陲小镇.
虽然从布鲁顿穿越边境到达国内只需要半天时间,但要在三天内回到首都布里斯特就太勉强了.如果往回走去尤尼亚港搭乘飞空艇倒是来得及——当然,前提是不发生某个"意外"......
京一直有个实在说不上好的习惯:他非常非常讨厌走回头路——无论是具体的还是指代意义上的——但这次似乎是别无选择了.
确定了路线,京将地图收入旅行袋,重新系了一遍鞋带后,推开了旅馆的房门.

就跟大多数旅馆一样,一楼被布置成了酒场的样子.因为是清晨,客人不多,倒是不乏像他一样准备离开的旅行者.
到吧台结帐,补充食物和水,牵马.独自旅行的四个月,这些他已经非常熟练.走出旅馆时,他特别回头看了看自己住了将近一周的这个旅馆.它建在一个小山丘上,晚上很适合看星星.
京默默地跟它道别.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毕竟是他这次出来最后待的地方——当然,这种说法的前提仍然是不发生某个"意外"......

疾驰的马蹄声中,山和原野不断从身边掠过.大麦收割的季节马上就要过去,而与此矛盾的是路边仍然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好象这些野生的顽强生物已经进化到跟人类般可以无视四季了——来的时候京曾经开玩笑地想,但现在他已经忘得干干净净,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赶上日落前唯一一趟去布里斯特的飞空艇.
京并不是第一次出门旅行.相反,从十四岁至今,他已经去过相当多的地方,也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意外和惊险.但像这样如此赶路还是第一次.
终归结底——是因为伊斯已经不在身边了.

京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娇生惯养、不能独立的公子哥儿。身为一个泱泱大国的王位继承人,他必须要将心磨炼得比谁都坚强,可以信赖身边的人,但绝不能依赖。
……话虽如此,当那个兄长般的温柔青年离开后,他才发觉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做得好。
那时在王宫里,有琉在的地方总是吵吵闹闹,虽然不得安宁,却少有感到失落的时间。一旦独自在外,那种只身一人的孤寂就像天边的黑云一样,慢慢地,自内而外涌入心渊。
无人话语的曰子里,京学会了默默地观察。街角的流浪汉得到一个洗干净的苹果比得到钱更显得高兴;武器屋的木门因挂在门上的招牌长期的撞击而留下的整齐匀称的凹痕;辛格利沙草原的夏夜天空很近很近,却很少看到星星;弗雷德的商人们今年秋天似乎很流行猎人穿的那种鹿皮过膝长靴……结伴旅行的曰子里他不曾注意过这些微小的地方,年少的眼里只容得下旅途的冒险和刺激,琐碎的事情理所当然全扔给身边亚麻色头发的青年,并美其名曰“分工合作”。

如今想来还真是奢侈的想法哪……
京的唇边逸出一丝苦笑。回过神的下一秒,他猛然勒住了缰绳。
“奇怪……来的时候有遇到岔路吗?”
不好的预感让他皱起了眉。出现在面前的两条岔路,一条是宽整的马道,另一条则两边长满了灌木丛,沿着路看过去隐约可见是森林的入口。
拿着指南针和地图比对半天,还是不能确定尤尼亚到底是往哪个方向的京,最后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果然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么?”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了……但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承认,自己从前对伊斯实在太过依赖。又或者说,是伊斯将旅行中的事情照顾得太过周到,以至“从十四岁至今,已经去过相当多的地方,也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意外和惊险”的堂堂克莱佩达第一王子康斯坦京,从来也没有发现自己居然是个……路痴。
……现在可不是佩服自己的时候。京摇摇头,努力回想来时的路线。因为不急着赶路,所以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到达布鲁顿时已经入夜了……啊,这么说来,似乎没有穿过森林……
就在此时,马蹄声从身后传来,京刚刚转过头,来人已如旋风般自他身边刮过,水蓝色的发一瞬间拂过他的脸。
天、天降救星!
京只愣了一秒,下一刻立即飞身上马追了上去。
前面的骑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追他。但当京快要追上,正打算开口时,一道长鞭“唰”地从他手里甩了出来,往京座下得马蹄卷过去。
京吓了一跳,连忙收住缰绳,这才免了人仰马翻的窘境,同时脸上布满了黑线。
见京居然没有中招,那名骑士有些意外,也勒马停定,转了过来。
京这才看清对方, 是一名有着水色长发,仿如清辉之月般的美丽女性。
……可惜实在不怎么友善呐。
“说,你追我做什么?”‘她’开口了,声音意外地有些低沉。不过京没有想太多,只苦笑道:“我为我刚才的鲁莽向你道歉。不过我只想问一下尤尼亚该怎么走……”——绝不是在向小姐你搭讪,京心中默默地补了一句。不过他怀疑对方是否会相信。
“尤尼亚?”果然,‘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条路只通往蒙西克。”
“呃?”
蒙西克…那不是在布鲁顿西边,往克莱佩达的方向……
京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
搞了半天,原来他根本从一出布鲁顿就弄错方向了!
真是丢脸丢大了,京非常无力地叹了口气。不过他很快振作起来,对那名‘女子’说:“幸好遇到你,不然我恐怕真得到了蒙西克才发现自己走错方向了。真的非常感谢你,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姐。”
话刚说完,细长的鞭子已伴随凌厉的破空之声再度甩了过来——“我的名字是子绯·缍柯明诔,是个男的!”

——————偶是正在努力维持王子殿下虚伪……啊,不,高贵形象的奇迹之分割线*^^*—————

就这样,经历了一场小小的风波后,京终于及时赶上了最后一趟飞空艇。望着窗外被夕晖染成淡金色的弗雷德街景,脑海里还回想着上午时的情景。
虽然这样想对子绯先生很失礼,但京还是认为,像那样美丽的人,身为男性实在太可惜了~
一阵舒缓的震动自脚下传来,飞空艇开始上升了。伴随震动而来的还有无法抑制的倦意。
毕竟跑了整整一天呐……
京调整了一下姿势,以手支着脸颊,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他醒来的时候,飞空艇应该已经到国内的上空了吧……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父王和弟弟,京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克莱佩达,我回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