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久的旅人

丘に咲く野の花 足もとで揺れた 雨のあと 光が心まで届いた

 
 
 

日志

 
 
关于我

什么叫光流? 光流(optical flow)法是目前运动图像分析的重要方法,它的概念由Gibso于1950年首先提出,是指时变图像中模式运动速度。当物体在运动时,它在图像上对应点的亮度模式也在运动,这种图像亮度模式的表观运动(apparent motion)就是光流。光流表达了图像的变化,由于它包含了目标运动的信息,因此可被观察者用来确定目标的运动情况。

网易考拉推荐

[神迹]《双界月》

2006-08-31 16:25:56|  分类: ◇自主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迹]给包子魔王的生日贺文。于是想起了刚玩论坛RPG时那青涩而又小心翼翼的自己……啊~青春哪……

————————————————————————

星曜历1864年 冰地狱决战前夕
黛蓝色的天幕上双月悬空,两种颜色的光辉在空气中缓缓交织,幻化成另一种美丽却诡异莫名的光景。潮汐浮涨,静谧中隐藏着骚动不安的气息。
枯藤的老树斜斜地倚靠在山崖边,漆黑地只能看见它枯桠的枝干,就像鬼屋里的恐怖怪物一般。
然而不久,仿佛是奇迹发生了似的,这棵枯木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一个一个带着五颜六色光芒的小水泡自树上缓缓升起。一开始只是几个,然后便越来越多,慢慢的升空,五彩斑斓地照亮了这一片漆黑的大地。
“大战在即,你却在这里吹泡泡啊……”
声音才刚响起,说话的人已坐到了我身边,俊美的脸庞上带着盈盈的笑意。
我一手拿着个水缸,悠闲地再吹了一口,才微笑道:“因为等待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啊~要不要吹看看,西菲尔大人?”
“好啊。”西菲尔说着就凑过来,对着吹管用力地吹了一大口,瞬间上百个明亮闪耀的白色泡泡扑腾而升,附近的空间像同时点亮了几百盏明灯,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我仿佛看到所有的人都在往这边侧目。
西菲尔笑眯眯地说:“这算是间接接吻吧?滋味不错哟~”
“西菲尔大人~~~~~~~~~~~~~!!!!”
“哈哈!”
西菲尔在白昼般的光芒下笑得格外爽朗,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自知说不过这个男人,决定暂时转移话题——“不过,西菲尔大人果然厉害……像我就没办法同时将水风光三种魔法同时使出来。”
“厉害的是你吧,居然想得出用这种法子来练习水魔法。”西菲尔斜眼睛看着我,一双异色眸子里尽是笑意。
“也不算练习……不过对训练耐心倒是很有效……”我看着仍然在上空缓缓漂浮着,不沉不降的泡泡。看似是很简单的水魔法,实际上却要在不使用咒语的前提下,牢牢地控制住这上千个脆弱的个体,并随心所欲地操纵它们。不需要太高的魔力,却必须用足够的耐心和高度的精神集中。而西菲尔大人不仅轻易做到了这点,甚至还加入了光和风的魔法,真的好厉害。
“哎~这段日子尽是征战,都没什么时间像这样悠闲一下了……唔,我睡一下,待会再叫我。”西菲尔说完就以手代枕躺在树干上,闭上了眼睛。
一滴汗……
“不会吧……”我苦笑摇头,抬手将空中漂浮的光球一一收回,调和至适合入睡的柔和光线。周围渐渐的转暗,微弱的光芒下,我看见西菲尔英俊的面庞毫无防备地沉睡的样子,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是了……那一次,也是在这样的双月之夜呢……

※ ※ ※ ※ ※ ※ ※

我的手……在抖……
崩无不知何时已从手中消失了。那把我亲手制作的,只有感受到战意才会出现的兵器……难道……我已经连战意都没有了……?
我们……战败了……?
我的眼前只看得到被绚丽魔法染红的魔界天空,妖异的红月张牙舞爪地散发着光芒。痛苦的呻吟声不绝于耳,时而隐没在巨大的惊涛骇浪声中,惨烈得宛如炼狱深渊。
“大人!大人!元帅不肯撤退,你快点去劝劝他啊!”副官在我身边嘶声地吼叫,“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全灭的!”
我充耳不闻,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大人!”
“大人!”
“大人——”
“没有用的!”我蓦地吼了出来。两手握紧了拳,却仍然感受不到任何力量。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我明明一遍又一遍地调查分析过敌人的资料才制定出的计划,为什么会失败的!
“帕格尼大人……”副官愣愣地看着我,似乎被我这副从未有过的沮丧模样吓住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努力让自己表情平静下来——“传令下去,舰队转为防御阵形,尚有战力的船只守在外围,等待撤退命令!”
“是!”

副官退下后,我环目扫视过战场,很快找到了那抹最显眼的身影——
赤色的短发被汗水浸湿了,英挺的面庞上仍是不肯放弃的神情。手中大剑一挥,又有几个魔族自他眼前化为灰烬。
只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扭转战局的。
几个纵身来到他身边,顺手张开结界替他挡住侧方的敌人,我开口道:“元帅,您没事——”
“帕格尼!你在搞什么?!”
他一头打断我的话——“你不是说我们只要来截住魔族的后备军团就可以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敌人?!”
“很抱歉,元帅。计划失败了,请撤退吧!”
“撤退?”这两个字似乎激怒了他——“连你也这么说!我告诉你,即使整个战场只剩我一人,我也不会向这些魔族低头的!”
“那么……元帅是想让所有士兵都陪您一起死吗?”话刚出口,他倏地将剑横在我颈上,一双锐利眸子危险地眯起:“你以为,这场战事结束后,你还留得住性命么?”
“属下不会逃避责任。”我的语气依然不卑不亢,他冷哼一声,刚要说什么,一道耀眼的光芒笼罩了我们——
“危险!”
周围士兵的惊叫声遥远得像是从天边传来,我连闭眼都来不及,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与死亡如此接近……
“……?”
意想中的痛楚并没有袭来,我茫然抬头,眸子里映出的是上空密密麻麻的黑影。
“是援军!”
“援军来了啊!”
士兵们纷纷喊了起来。本是痛苦绝望的呻吟里此刻也满溢着绝处逢生的欣喜。
在充斥整个战场的欢呼声里,我看到了他——

泛着月色光泽的漆黑长发,在风中随意地飘扬……远远地看不清他的面庞,只直觉他有一双动人心魄的眸子,即使隔地再远也依然能感受到震撼的力量。
只见他从飞行兽上利落地跳下来,黑发黑衣,唇角是抹残酷的笑,剑光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无可匹敌。
其实来的援军数量并没有多少,敌人兵力仍然占优,但在那个人强到恐怖的实力压制下,很快就溃败了。
「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扭转战局的。」
那时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我就像战场上绝大多数士兵那样,忘记了战斗,只怔怔望着那抹黑色的身影,我甚至忘了去关心一下自己的上司是否还安好。

当我回过神时,战事已经结束了。元帅受了点伤,但幸好没有大碍。对于被空军部救了这件事,他似乎觉得很伤自尊,一声没说便先走了。
留下来指挥士兵清理战场时,我再次看到了那抹强健的黑色身影,想也不想便跑了过去——
“那个……!!”
他返过身,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一金一紫,魔魅中带着非安分的因子,犀利的目光直视过来,让我心不受控制地发颤起来。
实在无法忍受那样让人生寒的目光,我低下了头,躬身行礼道:“我是海军幕僚部的帕格尼,非常感谢将军大人的救援……”
“不用了。”他冷冷,带着一点狂傲的神情,说,“我并不是特意来救你们,只不过看不顺眼某些人的作为罢了。”
“呃?”我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你真不知道?”他又笑了,唇角划出讽刺的弧度,“原来你们海军部都是些傻瓜,难怪会被陆军那些蠢货利用……呵呵……”
“——?!!!”
“就在你们拼死拼活拖住魔族主力部队的时候,陆军那些人已经轻松攻下对方的城堡,现在正在城堡里悠哉悠哉地喝茶呢……”
看我好象惊呆了的样子,他拍拍我的肩,在我耳边轻声道:“你觉得很愤怒?可是,之所以会碰到这种事,是因为你不够强!”
“……那么,要怎样才可以变强?”变得像您那样……我抬起头来与他直视。依然是魔魅得让人心颤的眼神,深邃得仿佛可以将人连同灵魂一起吸进去,从此沉沦,永世不得翻身。
他扬起狂傲的笑,冷冽刺骨的寒风中,我听到他说——
「跟着我吧!我会让你变强!」

※ ※ ※ ※ ※ ※ ※

“……帕格尼!”
“恩……?”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看到西菲尔放大的面庞上浮现出又好气又好笑地神情——“你喔!让你叫醒我,怎么你自己也睡着了?”
“呃?”我睁大了眼,瞬间清醒过来。刚才的……是梦?
还来不及说什么,远处喧闹声起,紧接着便是鸣笛警报的声音。
“喔呀,这么快啊。”
西菲尔跳下了树,转过头露出了爽朗却又带着狂傲的笑:“好象战斗又要开始了。来吧,帕格尼。”
微微一笑,我也跟着跳下了树。
走在他身后,我注视着前方的黑色背影。这个背影坚定而从容,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曾有过丝毫动摇。以后,我也将继续追随着这个背影吧……

突然想起了曾在书上见过的一句话: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他,你的人生也许会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这样的朋友……你有吗?
请允许我擅自将您当成这样的朋友……西菲尔大人。您是改变我命运的人,只要您能接受我,那么相对的,无论您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我都一定会追随您。
这就是所谓的……「信任」。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